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文安大众论坛 -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广告位招租 风光地产 二手房中介
查看: 43161|回复: 6

[原创小说] 生死缘(十四)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5-1-2 09:56: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死缘(十四)

    济勇被人们拉到了家里,爸妈大哥小弟都闻声赶到。家人见济勇额头上一道大口子还流着血,脸上身上都是黏糊糊的东西。济勇把事情的经过告诉给了家人,提出让仙儿和李黑儿彻底断绝恋爱关系,并要整倒李黑儿,让他永世不得翻身,也让仙儿彻底死了这条心。爸妈哥弟见济勇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说得也在理,再也不能向着仙儿了,爸爸首先表态,要把李黑儿彻底打倒。


    济勇妈对大儿子济升说:“济升,你快去带着济勇到卫生室里上点药吧。”


    “上药不忙。就这个样子叫大队官儿们看看,更有说服力。”济勇爸一边说着一边拉着济勇径直朝大队部走去。

    大队部设在知识青年专业队的大院内的一间瓦房里,大队干部们正在这里开着会,研究着怎样以阶级斗争为纲,抓革命,促生产,搞好秋收种麦的事。

    济勇爸是第一生产队政治队长,那时政治队长是生产队里的一把手,在村里有一定的影响和实力。他急匆匆地推开大队部的门子,走进了大队部,后面跟着一位脸上身上血肉模糊的人,就是老队长的二儿子济勇,一时所有在场的大队干部们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济勇的身上。刘书记知道是父亲领着儿子来的,就问:

    “这,怎么回事?”

    济勇就把李黑儿怎么欺骗妹妹仙儿,不顾全家人的反对和仙儿搞对象,又怎么撒野打了自己的事向大队干部们说了一遍。

    济勇爸接着补充说:“这个黑小子,看上了仙儿,不听我们的劝阻,非得跟仙儿搞对象。我们全家都不同意,是提火棍子一头热。在这个秋收种麦的大忙季节里,他不务正业,还行凶打人,这是破坏抓革命促生产,破坏农业学大寨。”

    听完了他家爷俩儿的一番话,刘书记对治保主任和民兵连长说:“你俩马上去把李黑儿叫到大队来。”

    李黑儿被带到了大队部,见济勇和他爸还在那里,心里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刘书记问他:

    “知道你犯了什么错误了吗?”

    “知道。我打了济勇。”李黑儿回答,“不过是他先拿着棍子到我家打我,还砸了俺家的饭桌和玻璃。”

    “打了你,你怎么没伤?”没等李黑儿说完治保主任就插了话,然后又指着济勇问李黑儿:“看你把他打的!你凭什么打人?”

    “我和仙儿要好,他反对。”李黑儿低着头小声回答。

    “搞对象是两厢情愿的事,人家不乐意,你还死皮赖脸,真不嫌臊!”民兵连长在一旁指责。

    “仙儿乐意。”李黑儿回答。

    “仙儿也得听她妈她爸的。”副书记说,“这不他爸爸在这么,你问他乐意吗?”

    “呸!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李黑儿被仙儿爸吐了一脸唾沫,吃了个大窝脖。

    “在这秋收种麦的大忙季节里,你不务正业,勾引仙儿,还行凶打人,这是耍流氓,这是破坏抓革命促生产,破坏农业学大寨。你知道吗?!”刘书记指着李黑儿大声斥责。

    李黑儿吓得浑身发抖。

    刘书记接着说:“你要老实承认错误,保证以后不去打扰仙儿,赔偿济勇的医药费,误工费。”
    听到这儿,李黑儿心里轻松了点儿,心想如果是这样到便宜了自己。


    刘书记让济勇去大队卫生室上药,把副书记、民兵连长、治保主任等几个主要干部叫到了另一间屋里。过了约莫十来分钟的时间,他们回来了。刘书记对李黑儿说:“在这秋收种麦的大忙季节里,正好抓个典型,你算撞到了枪口上了。今天晚上就开个社员大会,批斗你,你要老实交待。”

    听到这里,李黑儿被吓得浑身抖得像筛糠。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5-2-13 10:05:22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三)
    仙儿虽然受了委屈,但她认为她的勇敢,她的坚持,她的付出是值得的。因为这使她和黑哥儿的事又前进了一步。家人尽管不同意,但只有二哥强力阻挠。
    一天晚上,黑儿和仙儿在生产队麦秸垛里躺着说情话,仙儿问黑儿几点了,黑儿的手腕上没有手表,仙儿的手腕上也没手表,看着天空中已在中天的圆圆的月亮,黑儿坐了起来,他拿过仙儿的手,从上衣兜里取下圆珠笔,仙儿以为黑儿要写诗,却见黑儿把仙儿的胳膊横摊在黑儿的腿上。 仙儿问,你干嘛?黑儿不说话。仙儿胳膊动了一下,黑儿说,别动,我送你一件礼物,仙儿注视着黑儿,只见黑儿先是在仙的手腕上画了个两边开口的圆,然后在连接开口处顺着手腕画了两条线,最后在圆圈里写开了数字,3、6、9、12,当黑儿在圆圈里画上两个箭头后,仙儿明白了,黑儿这是在自己手腕上画手表呢。
    画完了,仙儿撒娇地说,不行,一只不行,我还要一只,于是黑儿又在仙儿的另一只手上画了一只手表。
    全画完了,仙儿像小孩一样说:我有两只手表了。 听到此话,一阵难过袭来,黑儿想到了自己的穷,黑儿说,结婚前我一定给你买一只上海牌手表,我还要给你盖三间大瓦房,给你做一个大床! 想到两个人的处境,仙儿哭了,哭了一会儿,仙儿说:你要说话算数。 黑儿亲着仙的手说:“仙儿,我一定不辜负你!”
    仙儿说:“我也不辜负你,我要给你生一个小子,生一个闺女。” 说完这个,仙儿就趴到黑儿的身上了。两个人的脸上都绽放出无比灿烂的笑容,满满的都是幸福。
    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好事不出门,怪事传千里。仙儿和李黑儿搞对象的事,不过几天就在村里沸沸扬扬地传开了,好事的人还编了顺口溜: “仙儿姑娘真浪漫,王八看蛋对了眼,县长儿子她不嫁,一心只爱小黑蛋。小黑蛋会写诗,诗歌传情把仙儿骗,狼窝儿里把身献,棒打鸳鸯都不散。” 这首顺口溜就像流行歌曲一样,村里的大人小孩都会。小孩子们没有顾忌,更是到处传唱。
    一天傍晚,人们吃完晚饭聚在了大槐树下谈论着生产队里秋收种麦的话题,济勇也在场。这时一个小男孩唱着仙儿搞对象的顺口溜来到了大街上。济勇听了,脸一下红到了耳朵稍。他越听越不是滋味,越听越窝火。他什么也没说,迅速离开了人群,回到家里去质问妹妹仙儿,仙儿说:“我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让他们随便说吧。”济勇见说服不了仙儿,在院子里抄起了一根木棒,朝外面走去。
    仙儿怕二哥去打黑哥儿也跟着出去了。 济勇提着棍子闯到了李黑儿家。李黑儿和老母亲正在外间屋低矮的饭桌上吃饭,见济勇手提木棍,来者不善,顺手端起了一碗粘稠的饭。济勇抡起了棍子朝李黑儿打去,李黑儿身子一闪,棍子重重地砸到了饭桌上,饭菜振起了老高,桌子被砸了个大窟窿。
    李黑儿顺手将盛着稀饭的碗泼到济勇的脸上,济勇脸上都是黏糊糊的饭,还夹杂着殷虹的血水,满脸模糊,什么也看不清了。
    李黑儿老娘吓得浑身哆嗦,对着济勇跪下来央求:“爷唉,求求你来,你看俺家还不够可怜,你就饶了俺家吧。”
    济勇哪管那些,自己吃了亏,用手撸了一下脸,又抡起棍子打向李黑儿。李黑儿顺势夺下棍子。
    这时仙儿也赶到,她双手抱住了二哥,叫李黑儿快跑。
    济勇转身一抡,将仙儿摔在了地上。他到院子里抄起了一块砖头将李黑儿家的门子上的玻璃一块块地砸了个粉碎。玻璃茬子划破了他的手。
    仙儿从地上爬起来,又去制止他二哥,又被甩到了地上。济勇又去砸窗户上的玻璃,被李黑儿抱住摁倒在地上。这时大街上的人们闻声赶到,几个大小伙子拉开了他们。
    十四)

    济勇被人们拉到了家里,爸妈大哥小弟都闻声赶到。家人见济勇额头上一道大口子还流着血,脸上身上都是黏糊糊的东西。济勇把事情的经过告诉给了家人,提出让仙儿和李黑儿彻底断绝恋爱关系,并要整倒李黑儿,让他永世不得翻身,也让仙儿彻底死了这条心。爸妈哥弟见济勇受了这么大的委屈,说得也在理,再也不能向着仙儿了,爸爸首先表态,要把李黑儿彻底打倒。

    济勇妈对大儿子济升说:“济升,你快去带着济勇到卫生室里上点药吧。”

    “上药不忙。就这个样子叫大队官儿们看看,更有说服力。”济勇爸一边说着一边拉着济勇径直朝大队部走去。

    大队部设在知识青年专业队的大院内的一间瓦房里,大队干部们正在这里开着会,研究着怎样以阶级斗争为纲,抓革命,促生产,搞好秋收种麦的事。

    济勇爸是第一生产队政治队长,那时政治队长是生产队里的一把手,在村里有一定的影响和实力。他急匆匆地推开大队部的门子,走进了大队部,后面跟着一位脸上身上血肉模糊的人,就是老队长的二儿子济勇,一时所有在场的大队干部们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济勇的身上。刘书记知道是父亲领着儿子来的,就问:

    “这,怎么回事?”

    济勇就把李黑儿怎么欺骗妹妹仙儿,不顾全家人的反对和仙儿搞对象,又怎么撒野打了自己的事向大队干部们说了一遍。

    济勇爸接着补充说:“这个黑小子,看上了仙儿,不听我们的劝阻,非得跟仙儿搞对象。我们全家都不同意,是提火棍子一头热。在这个秋收种麦的大忙季节里,他不务正业,还行凶打人,这是破坏抓革命促生产,破坏农业学大寨。”

    听完了他家爷俩儿的一番话,刘书记对治保主任和民兵连长说:“你俩马上去把李黑儿叫到大队来。”

    李黑儿被带到了大队部,见济勇和他爸还在那里,心里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刘书记问他:

    “知道你犯了什么错误了吗?”

    “知道。我打了济勇。”李黑儿回答,“不过是他先拿着棍子到我家打我,还砸了俺家的饭桌和玻璃。”

    “打了你,你怎么没伤?”没等李黑儿说完治保主任就插了话,然后又指着济勇问李黑儿:“看你把他打的!你凭什么打人?”

    “我和仙儿要好,他反对。”李黑儿低着头小声回答。

    “搞对象是两厢情愿的事,人家不乐意,你还死皮赖脸,真不嫌臊!”民兵连长在一旁指责。

    “仙儿乐意。”李黑儿回答。

    “仙儿也得听她妈她爸的。”副书记说,“这不他爸爸在这么,你问他乐意吗?”

    “呸!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李黑儿被仙儿爸吐了一脸唾沫,吃了个大窝脖。

    “在这秋收种麦的大忙季节里,你不务正业,勾引仙儿,还行凶打人,这是耍流氓,这是破坏抓革命促生产,破坏农业学大寨。你知道吗?!”刘书记指着李黑儿大声斥责。

    李黑儿吓得浑身发抖。


    刘书记接着说:“你要老实承认错误,保证以后不去打扰仙儿,赔偿济勇的医药费,误工费。”

    听到这儿,李黑儿心里轻松了点儿,心想如果是这样到便宜了自己。



    刘书记让济勇去大队卫生室上药,把副书记、民兵连长、治保主任等几个主要干部叫到了另一间屋里。过了约莫十来分钟的时间,他们回来了。刘书记对李黑儿说:“在这秋收种麦的大忙季节里,正好抓个典型,你算撞到了枪口上了。今天晚上就开个社员大会,批斗你,你要老实交待。”

    听到这里,李黑儿被吓得浑身抖得像筛糠。
    孙记婚纱摄影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9-5 14:58
  • 签到天数: 1883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6-3-24 12:48:58 | 显示全部楼层
    weiran 发表于 2016-3-23 10:04
    来文安通知我们。

    好的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6-3-21 10:08:41 | 显示全部楼层
    红黄蓝文安亲子园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7-9-5 14:58
  • 签到天数: 1883 天

    [LV.Master]伴坛终老

    发表于 2016-3-21 11:03:04 | 显示全部楼层
    再度欣赏老弟的作品。
    大喜金银珠宝行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6-3-23 10:03:52 | 显示全部楼层
    论坛好友 发表于 2016-3-21 11:03
    再度欣赏老弟的作品。

    谢谢老兄。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6-3-23 10:04:33 | 显示全部楼层
    论坛好友 发表于 2016-3-21 11:03
    再度欣赏老弟的作品。

    来文安通知我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删帖申请|手机版|Archiver|Comsenz Inc. ( 冀ICP备12019373号-1 法律顾问:常全根律师

    GMT+8, 2018-12-16 11:15 , Processed in 0.363244 second(s), 2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