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文安大众论坛 -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广告位招租 风光地产 二手房中介
查看: 23525|回复: 6

[原创小说] 苍茫大地(一)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3-5 19:56:5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苍茫大地
    作者 : 霍德龙  校对 : 何万志
    第一章.
           沿着京沪高速一路南去,出了冀地进入鲁地会穿过徒骇河大桥,从高速向下望去,徒骇河水一片苍茫,灰白色的浪头层层叠叠,浩浩荡荡,十分悲壮。看着高速路边的指示牌上赫然写着的徒骇河三个大字,我忽然想起父辈们给我讲的爷爷的故事。
           故事里不止一次提起徒骇河这个地名,没想到今天我真的见到徒骇河。我脑海里忽然有了一种奇怪的影像,觉得自己也融入了那个属于爷爷们的血雨腥风的逃亡之夜。
          公元一八六八年四月的一天夜里,风雨交加。梁王张宗禹带着二十余残兵败将抱着战马的脖子泅渡过徒骇河 ,落荒而逃。从此,精锐的西捻军从此一撅不振。梁王的去向成了历史悬案。解放后在沧州发现了张宗禹墓,为这一悬案最终画上了个句号。 然而,我的爷爷也是那次突围的二十余人之一。我从生下来就没有见过爷爷。他的故事都是听父亲或者是村里的老人像讲评书一样告诉我的。小时候的我听得津津有味儿,以致于着迷。 爷爷出生在冀中平原的大清河畔。 依着大清河的走向,依次散落着四十八个村庄,其中最中间的村子叫兴村。村子后面顺河水向下游可达天津卫,向上游可达白洋淀,村子前面算是官道,是进京的必经之地。 爷爷就出生在兴村。据说爷爷出生时值中秋时节,本来眼看大清河畔高粱成熟,谷穗饱粒,又是一个丰收的年景。哪晓得天公成心恶作剧一般,突降暴雨,一连几个昼夜眼不见停。村人们被这雨吓得心惊肉跳,六神无主。四十八村的人们在大清河边日夜值守,怕的是河道决堤,殃及村子的安危。五天以后,待要丰收的庄稼已然被泡得东倒西歪,居住于村子里地势较凹的人家也家家进水。眼睁睁看着大清河要决开口子,家园不保。千钧一发之际,天空忽然乌云顿开,老爷儿(指太阳)也久违的把头从云隙里探了出来。东边儿天空立马挂了一抹漂亮无比的彩虹。人们都如释重负的爬上房顶欢呼起来。这时候,村子里一处院落突然传出一阵婴儿的啼哭声,急促脆生而又绵长,他就是爷爷。因为此时天挂彩虹,爷爷的爷爷给他取名虹生。 这暴雨来得邪性,停得也奇怪。早不停晚不停,只等虹生爷爷出生嚎了一嗓子就停。村里人都炸了锅,都说爷爷生来带着仙气儿,是他的出生救了四十八村的百姓。爷爷的降生必定是应了天象,而惊动了老天。这事儿经兴村人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玄乎,不知道怎么传到邻村许家老爷的耳朵里去了。许家老爷姓许名文字安邦,是个举人出身,饱读诗书,家境殷实,是邻村飞马庄的首富,在四十八村亦有威望。虹生爷爷满月那天,许家老爷也慕名造访,他仔细地端详着襁褓里的爷爷,爷爷本来闭着的两只眼睛忽然圆睁,出神的盯着许家老爷,而后咧嘴大笑,笑声洪亮清脆,许家老爷暗暗称奇,一把拉住爷爷的爷爷的手说:“此子和我有缘,看貌相日后必成大器。我有一女,春天生人,正好同庚,许与此子,订下这门娃娃亲。”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3-5 21:48: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苍茫大地》序

              何万志
         
            大清河畔,千里堤旁,四十八村,历史悠深。在这里繁衍生息的农民,面对天灾人祸的困境,面对三座大山的重重压迫,在忍无可忍走投无路的绝望中,为了生存,纷纷拿起了武器,保家卫国。在斗争中不畏牺牲,在推动中国历史前进的海洋里,激起了朵朵浪花……
           赵王河水滚滚东流去,千里长堤弯弯鉴古今。英雄当年起壮举,保家卫国励后人!     
            故事跌宕起伏,可歌可泣,惊心动魂;人物鲜活,有血有肉,有情有义。
            这就是我们的先辈,他们的事迹将载入史册!
            由于水平所限,文中难免有这样或那样的错误,望读者批评指正,再版时修正。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3-6 17:27:36 | 显示全部楼层
    苍茫大地(二)
    作者 : 霍德龙  校对 : 何万志
    第二章.
           公元一八五八年,虹生爷爷十岁,他长的浓眉大眼,比同龄的孩子高出一头,而且聪慧好学,读书看报过目不忘。饱读诗书的许安邦视为己出,甚至于拿他比自己的三个儿子还要疼爱。他亲点爷爷去飞马庄许家私塾去读书,许家私塾除了许家三个儿子外,还有和虹生爷爷订下娃娃亲的许家小姐许胜男。他们每天读书习字,还要跟着许家的武师学习武术。 此时大清国经过了鸦片战争,割地赔款于洋人,南方又闹起了太平军,洪秀全改南京为天京,和清廷展开了殊死搏杀,各地义军纷纷遥相呼应,伺机而动。真个是狼烟四起,民不聊生。这也是许家老爷让子女们不仅学文还要习武的原因。 时光在无情地流逝,但对于虹生爷爷和胜男小姐来说是美好的,懵懵懂懂中他俩只懂得互相之间订了娃娃亲,但娃娃亲是怎么会事,年幼的他们谁也说不清楚,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和身体的发育,他们也渐渐的明白了怎么会事,除了娇羞之外内心还多了些甜蜜的感觉。 这年冬天,冀中平原下了一场暴雪,大清河两岸,四十八村的角角落落,村前的旷野和官道都被白皑皑的积雪所覆盖,大地上一切美好的或是丑陋的事物暂且被这白色的精灵遮挡住。天地间一片灰蒙蒙的,没有一丝生气,只有袅袅的炊烟和缩着脖子蹲在树杈上的喜鹊的几声凄叫。太阳出来给人们带回些许暖意。一大早,虹生爷爷照例开门扫雪晨练,可是刚打开门,一个僵硬的身影夹着冷风倒进了门里边,吓得爷爷倒退了几步,大人们也闻声跑了出来。只见一个花白头发的老者,面色赤红,紧闭双眼。一摸脉搏,气息尚存,虹生爷爷看着大人们七手八脚地把老者抬到炕上,一碗热汤下肚,好半天那老者终于醒了过来。 原来这老者姓张名清,安徽涡阳人,出身少林,原是个游走四方武林高手,经朋友举荐在京师一座王府里当侍卫。但他看不惯主子那些尔虞我诈的勾当,所以不辞而别,没想到旅途中天气突变,大雪纷飞,差点冻死街头。老爷子听说虹生爷爷也酷爱习武,便摸着他的脑瓜说:“看你有些天份,是个练武的架子,说起来你也算是我的救命恩人,老朽愿意把平生所学的少林功夫传授于你!” 懂事儿的爷爷立马跪在张清老人家的面前磕头拜师。老人家从此在爷爷家安心住了下来。为了报恩,把自己的平生所学的少林功夫一股脑地都传给了虹生爷爷。在兴村爷爷家一住就是六年。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3-6 18:41:19 | 显示全部楼层
    苍茫大地(三)
    作者 : 霍德龙  校对 : 何万志
    第三章 .
             公元一八六四年,爷爷十六岁,许家小姐也是十六岁。曾经的青梅竹马的孩童变化成了意气风发的少年。也许是从小在一起练武的缘故,这对儿从小订下娃娃亲的少年显得比同龄人更加成熟老成。许家老爷看在眼里美在心头,他觉得自己本来半开玩笑的一个做法没想到如此完美,即将开花儿结果。
           春天刚过,从北方的官道上来了一个骑着高头大马的怪人,他脑瓜子后面没有大清国标志性的长辫子,满头卷曲的黄色毛发,深凹的眼窝,高耸的大鼻子,白色的衣裤下罩着一件黑色的长袍,脖子上挂着一个精致的铜色十字架,腋下夹着厚厚的一本书,活像大闹天宫的弼马瘟下凡。在地里撒粪的村人见到他吓得屁滚尿流,扔掉手中干活的家伙什四散而逃。腿快的直奔飞马庄报告给了许家老爷。许安邦出门一看,继而仰天大笑:“莫怕!莫怕,是洋鬼子!洋鬼子!” 没想到那怪人也哈哈大笑:“我是法兰西帝国传教士,不是鬼子!” 许安邦暗暗惊讶,没想到这洋鬼子中国话说的如此流利! 既然这洋鬼子会说中国话,许家老爷和他交流就没有了障碍,没想到这洋鬼子是个中国通,说起中国的历史文化来如数家珍。
           这是个来自法国的传教士,随着鸦片战争以后国门被打开而进入中国的虔诚的天主教徒。他从京师南下,一路游历到此。 “许先生,你们中国有个唐僧和尚为了普渡众生历尽艰辛去西天取经,以善为生命之本。我来自法兰西帝国的虔诚的天主教徒,我……”洋鬼子说:“我觉的大清国的农民太苦了,你看他们……”他指着在田间辛苦劳作的人对许家老爷说:“看他们多纯朴,多可爱,多可怜,春耕秋收,辛苦劳动一年,最后到自己手里的廖廖无几,而官、兵、匪、灾患,时时要取了他们的性命。唉!我!华莱士,来自法兰西帝国的天主教父。我要学唐僧,以善为本,拯救这个世界,拯救这些无辜的生灵!”   
           许安邦忽然觉得这个怪头怪脑的洋鬼子说的有点犯上,但还有几分道理,自己知书达理,略通古今,心中也是觉得大清国治下的农民太苦,但又以自己的微薄之力根本改变不了他们的命运。至于洋鬼子说的拯救这种有点过头犯上的念头也就偶尔在心中想一想,然后就像微火一样的熄灭在自个的心头。华莱士教父暂且在苏安邦家借住了下来。他以飞马庄为起点,走遍了四十八村。开始人们都像看怪物一样地围观他,但后来人们又有些敬仰他了,他没有人们传说中的外国鬼子奸淫掠杀,无恶不作的样子,反过来,他对贫穷的人们说话和声悦色。人们有个头疼脑热的,吃他随身携带的白药饼儿立马就舒服了好多,他渐渐的在四十八村落下了好人缘。 有时候,他也翻出那本厚厚的书给爷爷们讲圣经的故事。圣经里的上帝看到世间没有空气和水,便说有吧世界上便有了,而更让爷爷不能理解的是华莱士教父说人类都是上帝发明的,人们都是亚当和夏娃的后裔。 这下虹生爷爷不干了,他打断洋鬼子的话语说:“不对不对!人们都是女娲娘娘用泥捏的……” 秋天,洋鬼子在许家老爷的帮助下,在大清河畔修建了一座和当地民居格格不入的教堂,尖尖的屋顶上矗立着一个大大的十字架,每天早上,四十八村的人们都能听到从教堂里传来的清脆的钟声。 看来洋鬼子教父是想在四十八村扎根不回他的法兰西帝国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3-7 08:01:42 | 显示全部楼层
    苍茫大地(四)
    作者 : 霍德龙  校对 : 何万志
    第四章
           这年秋天,四十八村的土地又一次获得了大丰收。尽管内忧外患的大清王朝风雨飘摇,时不时地有大清国的队伍顺着官道往南开拔,给人们带来莫名的恐慌,但生活的艰辛阻挡不了人们对丰收的热情。丰收时人们感恩于大清河水的无私灌溉,是它给予了这方土地的勃勃生机;闹水患时人们只能诅咒大清河水的冷酷无情,是它让人们饱受了饥饿和死亡的威胁。其实所谓的丰收仅仅是这一年感恩大清河没有闹水患,去除官府的苛捐杂税多打了些粮食填饱肚子而已。就是这样,辛苦劳作的农民已经很知足了,难怪华莱士教父大人摇着头说他们又可爱又可怜了。
          八月中秋前夜,许安邦对爷爷说:“听说今年南边闹了大灾,灾民们聚众打家劫舍,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连官府也奈何不得他们。鄚州那边几个村已遭到洗劫。我已派出探子,你回兴村和家里人说一声,我们早做防范!”
            爷爷马上跑回家通报了家人。张清老爷子对他说:“徒儿,一帮打家劫舍的乌合之众,不要怕,俺跟你走一趟!”
            虹生爷爷急忙带着恩师返回飞马庄,正好探子神色慌张地跑回来向许家老爷禀告:“村子外的杨树林埋伏了一些骑马的外乡人,他们探头探脑像是来的贼人。”
           众人当下各抄家伙奔到村边的防水堤前,果真看到树林里藏着数十骑人马,张清老爷子对大家说:“大伙儿都不要露头,只要徒儿跟着俺走一趟!”
           爷爷跟他走出土堤,老爷子对他说:“擒贼先擒王,你守住路口,只要越过我的你全力挡住!”
            说罢,也不拔刀大步流星朝树林走去,贼人们见被人发现,催马奔了出来,就见暮色里走来一个面容清瘦扎着花白辫子的老头,众贼人放松了警惕,他们把张清团团围住,为首的一个黑大个儿喝叫道:“嗨!老头儿,送死来了?要命的赶紧走开!”
            说时迟那时快,就见微眯双眼的老头突然圆睁二目,一个旱地拔葱直奔黑大个儿,黑大个儿打了个激灵,这当口儿就见老头早已拔刀在手,寒光贴着黑大个的脑壳削了过去,黑大个吓得一缩脖颈,整条粗黑油亮的大辫子被削了下来,贼人本能地一挥刀正和张老爷子的刀碰到一起,唰地一下,黑大个的刀被削成两段,吓得他拨马就逃。剩下的贼人也看的心惊胆战,毛发皆竖,也跟风逃命去了。
            虹生爷爷也看了个目瞪口呆,跟老爷子学武六载,今天算是开了眼,贼人既退,许安邦也安下悬着的一颗心,他在家里摆下酒席,答谢张老爷子。席间张清把爷爷和胜男奶奶叫到跟前,摘下悬在腰间的那把宝刀,对爷爷说:“近闻我的徒儿张宗禹在陕西统领西捻军和清军作战,我准备去他那看看,今天借许老爷的酒咱爷俩就此别过,我没有啥值钱的东西,这把家传的宝刀给你们留下做个纪念……”
           第二天,虹生爷爷骑马不舍地送了恩师一程又一程,一直送过河间地界,师徒二人撒泪而别。
            通过这次经历,虹生爷爷觉得自己也成长了很多。
    大喜金银珠宝行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3-13 17:27:25 | 显示全部楼层
    《苍茫大地》序
              何万志
         
            大清河畔,千里堤旁,四十八村,历史悠深。在这里繁衍生息的农民,面对天灾人祸的困境,面对三座大山的重重压迫,在忍无可忍走投无路的绝望中,为了生存,纷纷拿起了武器,保家卫国。在斗争中不畏牺牲,在推动中国历史前进的海洋里,激起了朵朵浪花……
           赵王河水滚滚东流去,千里长堤弯弯鉴古今。英雄当年起壮举,保家卫国励后人!     
            故事跌宕起伏,可歌可泣,惊心动魂;人物鲜活,有血有肉,有情有义。
            这就是我们的先辈,他们的事迹将载入史册!
            由于作者及本人水平所限,文中难免有这样或那样的错误,望读者批评指正,再版时修正。   
                          第五章
            经过近一年的努力,华莱士教父终于在大清河畔扎下了根儿。他通过不懈努力,让四十八村的不少饱受苦难的又可爱又可怜的农民信奉了上帝。他作为一个大英帝国的传教士内心感到特别欣慰。他的同胞们端着钢枪上着刺刀像狼和强盗一样践踏着这片苦难而古老的国度,得到的是血淋淋的反抗或者忍受,但是自己通过上帝的旨意,让他们要悔人如己,要信德信善要忍让。每当清脆悦耳的钟声在四十八村的上空飘荡,每当自己主持的教堂里乌压压的人群跟着自己做忏悔,每当贫穷的或者富有的乡人碰到了打不开心结的事来找他谈心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苦行僧式的生活是有意义的。
           他力劝许家老爷也加入教会。可是许安邦却再三推却:“教父大人,我信奉儒家,信奉的是仁、义、礼、智、信,忠、孝、悌、仁。你信奉的上帝也以德善为本,我们是殊途同归,就不必了吧。”
    华莱士教父觉得许安邦说的在理也不在理,又挑不出毛病,只好作罢,毕竟自己在四十八村站住脚还是许家老爷帮了大忙。
            九月十五,是一年一度的鄚州大庙开庙门的日子。虹生爷爷,许家三个少爷,还有漂亮好看的胜男奶奶相约从小玩耍练武的小伙伴们一起去赶庙会。路过教堂门口的时候,虹生爷爷勒住马对大家说:“叫上华莱士教父吧,让洋鬼子也开开眼!”
           大家拍手叫好,华莱士教父欣然愿往。一路上一群英俊少年夹着个洋鬼子,吸引了不少路人的目光。
           天下大庙数鄚州。相传鄚州大庙乃明朝宦官魏忠贤所建,香火盛极一时,天下香客商家聚于此烧香做买卖,鼎盛时期竟然把井水都喝干,只能去七里以外的白洋淀取水救急。后来一把天火把大庙烧了个精光,昔日的风光不在,但每年的庙会仍然照例进行。
           虽然大清国时局动荡,但烧香祈福的附近百姓络绎不绝,又赶上今年丰收,他们带着一种丰收的喜悦来祈求上苍还愿,保个来年的平安。  他们先到祈福殿内烧香许愿,每个人都点上一柱香,在心里许下自己的一些美好愿望。美丽的胜男奶奶许完愿以后,她最小的弟弟问她:“姐姐,你许的啥?”
            “小孩子,不要问,说了就不灵了。”
            “是不是希望姐夫明年中个状元哦?”
            “去!小崽子,小心找打!”胜男脸红了,偷偷瞄一眼虹生爷爷。
           大伙依次拜完,最后又嚷道:“华莱士大人还没许愿呢!拜一个!”
           华莱士教父连连摆手:“我是上帝的子民,怎么会信奉这种不科学的游戏。”
           “这怎么叫游戏,”胜男奶奶反驳说:“圣经里说上帝万能,要水水来,要空气空气就有了,那个也不科学吧?有道是,遇山拜山,遇佛求佛,许个愿吧大人!挺灵的……”
           教父大人无奈,觉得跟了这帮孩子也挺有意思,便不想违了他们的美意,于是也点上一柱香,神色凝重地说:“万能的上帝,请宽恕你那无知的子民,在此为你祈祷,请你保佑你那无知的子民平平安安,过上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上帝保佑,阿门!”
           最后,他虔诚的在胸前画着十字。
           香客们看到一个洋人怪怪的在中国的庙里许愿,都簇拥过来看稀罕儿,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狗长犄角——净整洋事儿!”
           众人哄堂大笑。
           从庙里出来,进入庙会,已是人山人海,虹生爷爷又请大家吃驴肉火烧,华莱士教父看到烙的焦脆冒着热气的面饼裹上驴肉和一种叫焖子的玩意儿,配上一碗奶白色的豆腐脑儿,嘿!吃起来真是人间美味儿!
           从烧饼铺出来,大家每人又买了一支糖葫芦,边吃边走。华莱士教父不住地在胸前画着十字:“上帝啊!酸死了!”
    又惹的众人大笑……
            “不如我们去赛马吧!”有人提议道。
    北城假日酒店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3-29 10:59:01 | 显示全部楼层
    苍茫大地

    作者:明月清风/校对:联营
                       第六章
           在庙会最靠边的空地上是赛马场。每年有几个闲汉圈个空地儿,让赛者自带坐骑参加比赛,等围观的人下注赌输赢,自个儿坐地抽些彩头。
            四十八村的这些少年起小就练习骑射,自然骑马的功夫不在话下。起初许家几个少爷小试牛刀,赢了几圈。有道是强龙难压地头蛇。当下从人群里跳出一条汉子,宽肩膀,水蛇腰,两条长腿粗壮有力,外戴着精致的瓜皮小帽,煞白的刀条子脸上左腮长了一块硕大的黑斑。他朝四十八村的众少年摆了摆手:“不算不算,这叫嘛事儿呀!一帮大老爷们儿耍不过一帮臭小子!”他摘下瓜皮小帽扔给跟来的家人,把细长的辫子往脖颈上一盘,叫号道:“小子哎!今儿个爷跟你们溜溜,谁先来?”
            “俺来!”虹生爷爷把头一甩,眼一瞪,一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架势。他飞身骑上自己的大白马,蹿进了赛场。
           刀条子脸朝虹生爷爷摆了摆手:“慢点,我说小子哎,真有不怕死的,行!有种!给大爷我报个号,别一会儿做爷手下的无名败将!”
             “你小爷叫殷虹生!”虹生爷爷回道。
    “好小子,听说过,你就是兴村那年瞅着彩虹出生的那小子,都这么大了,你知道爷是谁吗?”刀条子脸嘻皮笑脸地说:“我是白洋淀的一条鱼,鄚州镇上的一朵花儿,人送外号‘浪里白条’!”
           唰的一声,人群中间立马炸开了锅。四乡八村的人们都听说过这小子的名号。这家伙仗着家大业大,官面上有靠山,一身的好水性,一手的好拳脚,在白洋淀和鄚州收保护费,水陆通吃,欺男霸女,无恶不做。
           没想到不谙世事的虹生爷爷一出道就碰上了个茬子!但他从小就受到了许安邦和张清两位前辈的影响,深信邪不压正,再说跟着张老爷子练就了一身的好武艺,也算是经历过一次御贼的场面,立时热血贯顶,说:“少废话,小爷不怕你!来吧!”
           华莱士教父听众人一说,知道来者不善,忙出来打圆场说:“我的上帝!请饶恕我的子民的愚昧和冲动,大家都是大清帝国治下的子民,何苦伤了和气?”
            没想到浪里白条指着华莱士教父的鼻子骂道:“你这洋鬼子!别在这里放洋臭屁!老佛爷怕你,朝廷怕你,我浪里白条不怕你。天高皇帝远,谁也奈何不了你家爷!哈哈哈……”,他说完仰天狂笑。
           华莱士教父让他骂得灰溜溜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话不投机,虹生爷爷和浪里白条催马下到赛场,浪里白条骑了一匹健壮的大黑马,随着一声令下,一黑一白两匹快马嘶鸣一声疾奔而去。马上的两个人卯足了劲儿,狠狠地抽打着马屁股,两匹马瞪直了眼珠子,喘着粗气,撒开了四蹄,没命地狂奔,十圈下来竟然不分胜负!
           浪里白条跳下大黑马,有些气急败坏,没想到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儿连一个毛头小子也赢不了!他高声喊到:“换马再来!”
           “来就来,怕你咋了?!”虹生爷爷叫道。
           没想到浪里白条看到一边站着的许胜男奶奶模样俊俏,一肚子坏水又涌上来了,他想故意激怒虹生爷爷,说道:“这次来狠的,我输了。这地儿三年的保护费给你。”他淫笑着冷不防地在许家小姐的白嫩脸蛋上摸了一把:“让这小俊妞儿陪爷玩玩儿,哈哈哈……”又是仰天狂笑。
           许家小姐从小是许家老爷的掌上明珠,没有人戳过一手指头,哪里受过这般欺辱,小脸蛋由白转红,抬腿一个飞踹奔向浪里白条的面门。浪里白条没想到这柔柔弱弱的小女子也是个练家子,一个趔趄倒退了几步。虹生爷爷心爱的女人凭空受辱,立马钢牙咬碎,一个饿虎扑食直奔浪里白条而来。浪里白条虽然正值壮年之躯也有些功夫,但虹生爷爷毕竟受到张清老爷子的六年的少林真传,再加上许小姐的相助,不一会儿浪里白条就手忙脚乱,气喘吁吁。虹生爷爷越战越勇,他瞅准一个破绽,一个闷拳顶在浪里白条的胸口,浪里白条脸色立时由白变紫,一口鲜血从嘴里喷出,躺在地上竟动弹不得。虹生爷爷他们护着华莱士教父全身而退,浪里白条的家人也不敢追赶。
           虹生爷爷于是以少年之身,在鄚州大庙为民除害,一战成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删帖申请|手机版|Archiver|Comsenz Inc. ( 冀ICP备12019373号-1 法律顾问:常全根律师

    GMT+8, 2018-10-18 19:10 , Processed in 0.324106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