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文安大众论坛 -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广告位招租 风光地产 二手房中介
查看: 22575|回复: 1

[原创小说] 苍茫大地(第七章)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3-29 10:50: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苍茫大地

    作者:明月清风/校对:联营
                       第七章
          公元一八六五年,大清国刚刚把太平天国的火焰压下去,五月下旬,势不可挡的捻军在张宗禹的带领下联合太平军余部遵王赖文光部大败清军,全歼蒙古王爷僧林格沁的草原马队一万余人,朝野震动。一八六六年,张宗禹带领本部捻军入陕联合回民抗清,史称西捻军。次年为解救赖文光领导的东捻军,从陕北挥师南下,过山西入直隶从南皮直捣天津。
           四十八村前面的官道上每天都有狂奔的进京送战报的马匹疾驰而过。这里的人已经习以为常,而且通过马匹的数量来判断南方战事儿的缓急。
           一八六七年对于大清国,对于四十八村,对于许安邦先生,对于虹生爷爷,对于生活在这里的所有人们和这片土地来说,都是一个梦魇。 从春天开始一直到初夏老天几乎像是一个哭干了泪水的老妇,几乎没有下过像样的雨。耕作的土地干涸得都没有一丝湿气。人们起初还引来大清河的水有着播种的希望,但当高粱苗子长到尺把高的时候彻彻底底绝望了,因为大清河也干涸见底了。
           天地之间被老爷儿晒得像死了一般,土地冒着热气干硬干硬的,人的脚踩上去硌得有点疼。防水堤坝上的老榆树耷拉着叶子,树干上冒出赤色的汁液,就像是泪水一样顺着沧桑的身体往下流。
          农人们有的顶着烈日冒着酷暑扛着锄头习惯性地去地里转转。地里的草都晒得发黄,错过了生长发育的时令,今年的收获彻彻底底没戏了。
           华莱士教父一大早来和许安邦告别,他在大清河畔扎下根后可以说成绩斐然,四处传教,收养孤儿弃婴,为穷苦人寻医问药,让上帝的福音在大清国的子民的脑子里打下了烙印。每当教堂里那些扎着辫子的大清国子民虔诚地跟着自己忏悔诵经的时候,华莱士教父自己都觉得教堂里一切都那么神奇。一个个扎着辫子的灵魂,还有教堂里的飞虫,甚至于空气中和在阳光下清晰可见的微小的灰尘颗粒在此刻都已不属于大清国,而是属于自己属于上帝,看来信仰的力量是无穷的。
           “许先生,我又在陵城那边建了一座教堂,那边土地广袤,生活着更多更苦的上帝的子民,我要去帮助他们认知上帝认知自己,所以要离开一阵子,这里的事务我已委托我的徒弟照应,今天特地来向你告别,谢谢你对我的帮助。”
          许安邦一直送教父至村南官道边,望着洋鬼子远去的背影,自己心里在钦佩华莱士教父的同时,内心忽然油生了些许悲怆,没想到大清国子民的灵魂和思想竟被洋鬼子和没见过面的上帝所控制,这不能不说是一种可怕的悲哀,难道饱受内忧外患的天朝真的要气数已尽?他不敢想下去。
           回家以后,他把虹生爷爷和胜男奶奶叫到一起,说:“本来我希望生儿考取功名再给你们完婚,可这世道如此之乱,依我看,还是免了吧!好好地守着自己的家园,过太平日子倒也安生,等秋后给你们完婚吧!”
           不觉天气进入了仲夏,土地仍然干涸得要命,人们对于老天和土地近于绝望了……

    红黄蓝文安亲子园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3-30 12:03:14 | 显示全部楼层
    苍茫大地

    作者:明月清风/校对:联营
          
                         第八章
           终于,也许老天也忍受不了大地的蒸烤,在人们对土地上的一切绿色生命绝望的时候,在一个狂风大作的午后,降下了入春以来的第一场大雨。这场雨来得快性子烈,夹杂着电闪雷鸣和瘆人的暴风,似乎把这开春以来所有的压抑全都发泄得干干净净!没几个时辰就下了个沟满壕平。于是大地在一瞬间好像苏醒了,一夜之间村前房后,大清河畔满是蛙们的欢叫声,它们伴着雨声吵得人夜不能眠。然而真是老天弄人,这雨没有丝毫要停下来的意思,大清河的水位也跟着这雨势陡涨。四十八村的人们扛看铁锹日夜在河边巡视,以防河堤绝口。
           许安邦叹道:“就这破烂灾荒年,又是匪患横行,兵荒马乱的前兆!”
           果不其然,时令刚入初秋,田野上耕地内除了杂草丰茂,庄稼基本上绝收。居住在四十八村北面的满人们看到这边丰茂杂草,便越境赶着牛羊马匹过来放牧,四十八村的人们本来就对今年的绝收闹心,又看不了满人们赶着肥壮的牲畜在自个的土地上趾高气昂地叫骂喝喊牲畜,这满腔的怒火就不打一处来,早先满人入关兴起的八旗运动就夺走了不少四十八村的土地,如果不是康熙爷叫停这些皇族的抢掠行为,四十八村的人怕是都喝了西北风成了流民了。
           当下朱家村有个叫朱三的跳了出来,他对村里的年青人说:“这帮满人仗着是皇族夺走了我们的土地,现在我们庄稼绝收,他们的牛肥马壮,现在的大清国内忧外患,江山怕是不保,
           这些破落的满人还存心欺负我们,不如给他们点颜色看看!”没想到朱三的想法得到了大伙的拥护,真的是一呼百应,立马有一部分村人莽汉在朱三的挑头下动手扣了满人的牲畜,满人们那受得了这个,动起手来被朱三一伙打得鼻青脸肿,屁滚尿流。
           满人们哪里受得了这窝囊气,立马组织人手来抢夺牲畜,早有预谋的朱三也毫不客气,他组织起附近村里的壮劳力,抄家伙大喊道:“乡亲们!把这些满人们赶出咱们的土地,把咱以前的土地也收回来!”
           双方一阵混战,互有伤亡,平时积攒的民族和土地矛盾一起爆发,次日各搬救兵又是一场混斗。满人们不仅没有抢走牲畜,还白白的搭进了数十条人命。接下来的几天,满人们再也没来开战。朱三反而心里更不踏实,私下对大伙说:“他们八成搬救兵去了,我们要早做准备才好!”众人在他的带领下,把进出朱村的道路和胡同全部堵死,众人带着家伙分成几拨日夜防卫。许安邦听说以后连忙找到朱三劝说:“你快带人远走高飞吧!省得让四十八村的无辜之人受你们的连累!我看这满人也不是吃素的,八成去京城搬救兵去了!”
    “许老爷,俺朱三往哪跑?跑到哪里都是满人的天下!都逃不出老佛爷的手掌心!我堂堂汉人的土地被满人的一句话就被圈走,凭什么?只要他们再来,俺们就和他们拼个鱼死网破!”
            朱三的一通牢骚话说得许安邦无言以对。许安邦觉得朱三虽然是个粗人,但也说的在理,唉!随他去吧!许安邦连连摇头而去。
            回到飞马庄,他立刻吩咐家人把四十八村的几个德高望重的管事儿有份量的乡绅叫到自己的家中说道:“现今这朱三已把事儿惹下了,那北村的满人必定不肯善罢甘休,这可如何是好?望诸位拿个主意,提前想个对策才是!”
           众人你瞅我我瞅你一时也讨论不出个好主意。
           “不如俺去把华莱士教父大人请来,让他从中调解,他是洋人,满人敢不给他面子!”虹生爷爷插嘴说。
            众人七嘴八舌,说这个主意不错。
            “不可!”许安邦阻止道:“虽然事儿赶到这份上十分凶险,但总归是满人和汉人的家事儿,自己的内哄怎么能让洋鬼子插手,岂不是让外人耻笑?”
    众人只好做罢。
    大喜金银珠宝行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删帖申请|手机版|Archiver|Comsenz Inc. ( 冀ICP备12019373号-1 法律顾问:常全根律师

    GMT+8, 2018-10-18 20:05 , Processed in 0.320780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