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文安大众论坛 -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广告位招租 风光地产 二手房中介
查看: 24638|回复: 1

[原创小说] 苍茫大地(十)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4-6 19:08:2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苍茫大地(十)

    作者:霍德龙/校对:何万志

    第十章
           公元一八六七年秋天,四十八村的乡人为了给许安邦报仇,为了阻止满人掘堤放水,保护自己的家园,与清兵进行了一场惨烈的绞杀。在清兵既将掘通大堤的生死时刻,虹生爷爷冲上了堤坝。他手中的宝刀左右挥舞,奋力拼杀。清兵的武器碰在他的刀上不是被削做两截,就是被震得脱手。他蹿到掘堤的清兵跟前,一阵砍杀,直吓得那些清兵抱头鼠窜。那大胡子眼见激起民愤,四十八村的老少爷们儿乌泱泱地朝大堤压上来,前仆后继,死命冲杀。清兵见自己的手下越来越少,已是强弓之末,背临大清河水无路可走,只能忍气吞声指挥手下殊死拼杀,夺路突围。虹生爷爷杀红了眼,提着血淋淋的宝刀直奔大胡子而来。他一个泰山压顶直砍下来,大胡子急忙举刀相迎,咔的一声,震得他虎口发麻,吃惊的当口,虹生爷爷第二刀又劈到,大胡子咬牙又举刀相迎,这一次自己的刀被劈做两截!他没想到这小伙子有如此厉害。虹生爷爷一个侧身飞踹,把大胡子直接踹入了大清河内。虹生爷爷也跳入河水,大胡子想掘堤放水到头来却自己先被灌了个水饱。虹生爷爷抓住他的长辫子把他拖上堤坝,他的手下早已伤亡殆尽,吓得他垂死求饶。朱三对虹生爷爷喊道:“杀了他个狗日的,给许家老爷报仇啊!”
           虹生爷爷一咬牙,猛抻大胡子的辫子,手起刀落结果了他的性命。
           四十八村的这次暴动本来犯了不赦之罪,震惊朝廷。但满人有错在先,加上闻讯赶来的华莱士教父利用自己洋鬼子的身份进京走动,最后竟不了了之。
           四十八村从此声名远振,官匪再也不敢来此惹是生非。
           许家老爷既死,胜男奶奶要守孝三年,许安邦让他们秋后结婚的安排也成了泡影。虹生爷爷也伤心不已,毕竟许安邦对自己厚爱有加,情同父子。自己亲手杀了杀许安邦的人,也算是了断了一段和他的今生有缘的预言。
            一八六七年腊月,年关将近,天气奇冷。狂风夹着黄沙打得人喘不过气来。天地之间死气沉沉,没有一点生气。经历了悲伤的人们无心操持过年,猫在家里啥也不想干。官道上迎着狂风跑来了几匹战马,径直进入兴村在虹生爷爷家门口停下来。
           从马上跳下一个精精神神的干巴老头儿,还没进门口,就大喊:“虹生徒儿!虹生徒儿!”,来的老者正是他的师傅张清!
    殷家人真是喜出望外,没想到数年之后还能和张清聚首!急忙把张清一行人请进屋内摆酒席款待。
           “我跟随梁王东征,为解东捻军之围,梁王从南皮直捣天津,离此不远,我就顺路来看看徒儿……”张清说。
            问起许家老爷,虹生爷爷又把秋天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张老爷子听罢唏嘘不已,对虹生爷爷说:“如今清廷无道,内忧外患,民不聊生,灭亡是早晚的事儿。如今梁王英武,德才兼备,不如你随我投奔了他罢。”
           虹生爷爷也想出去见见世面,决定跟恩师去投梁王,可这事得先和胜男姑娘商量,她点头了才行。结果胜男奶奶非要跟着一起去不可。虹生爷爷说有道是男女有别,跟着多有不便,胜男奶奶这才作罢。
           第二天,胜男奶奶冒着狂风来送别虹生爷爷,虹生爷爷骑马走出好远回头看胜男奶奶还呆呆地站在原地,便拨马奔了回来,对心爱的人说:“如果过了三年,你的守孝期满,俺还不回来,你就另嫁了吧。”
    霎那间,泪水模糊了胜男奶奶的双眼,他坚定的摇了摇头,无奈地看着心爱的男人打马走远,最终消失在她的视线里。她不知道今日的分别还有没有重逢的日子。
    孙记婚纱摄影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4-8 14:05:50 | 显示全部楼层

    苍茫大地(十二)

    苍茫大地(十二)

    作者:霍德龙/校对:何万志


    第十二章
    虹生爷爷走后的日子里,四十八村的生活也不平静。由于长年战乱,洪灾旱灾,苛捐杂税,民不聊生。本来还算富庶的这片土地也是每况愈下,这次又是朱村鲁莽的朱三跳了出来,他跟大伙说:“许家老爷活着的时候说,大清国气数已尽,那时候俺觉得是句气话,可今儿个俺觉得是句实话!往年都是外地的匪们来咱这抢掠,如今咱这日子过不下去了,不如俺们也出去闯荡一番!比呆在家里活受罪强!”
    真是一呼百应,当下朱三拉起一队人马,他们遇州抢州遇县抢县,队伍走到哪抢到哪,有点放羊的感觉。让朱三没想到的是一路南下他的队伍在像滚雪球般地壮大。朱三自己看着都有点内心膨胀了,有道是‘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看来自己也不是贱命一条,南边的洪秀全不就打着个传教的幌子拉起人马称王称帝?看来自己,朱三摸摸自己胡子拉碴的脸,拍了拍自己的宽而壮的肩膀,他觉得自己长的孔武有力,有点西楚霸王的感觉。
    他命令手下绣了面大旗,旗上绣了个大大的“朱”字,让手下人举着,大旗在风中呼呼作响。朱三甚是得意了,这才有些队伍的感觉了!不过西楚霸王身边有个美貌的虞姬呀,自己没有,怎么办?抢!过河间府的时候,抢了个大户人家的小姐据为己有,封做朱三娘娘,那小姐细皮嫩肉的,被朱三的胡碴子扎得直哭。朱三笑道:“哭嘛?等俺打下北京城,赶走满人,封你做正宫娘娘!”没过几天,朱三把丞相,大臣,文武状元都在自己的队伍里选好,自己就像建了个小朝廷,他洋洋得意地带着人马杀奔京师。
    胜男奶奶也在家里苦苦地等待爷爷的归来。她几乎天顶天地去官道上往西张望,盼望着自己心里头的那个男人骑着高头大马衣锦还乡。后来,不好的消息传来说捻子已经全军覆没,胜男奶奶不敢声张,只一个人偷偷地躲在被窝里流泪,没想到自己相爱的那个青梅竹马的汉子就这样不在了人世,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死在了他乡……
    她觉得一年左右自己失去了两位最爱的亲人,自己的未来越来越迷茫。
    她又觉得虹生爷爷有生还的希望,所以去官道上张望的更勤了。但每次都失望而归……
    奇迹还是发生了。腊月的一天黄昏,胜男奶奶照例又去村前官道上张望,就见远远的从西边奔来两匹快马,胜男奶奶的心忽然提到了嗓子眼儿上,是他!胜男奶奶揪住自己的衣角,泪水夺目而出!
    近了,虹生爷爷猛地跳下马,跑到胜男奶奶的身边忘情地搂住她颤抖的肩膀,强忍的泪水在眼眶里打转,身后那个高大的男人静静的看着他们,他的目光里透着一种英气和忧郁。
    “回家喽!”虹生爷爷把心爱的女人扶上马背,一起回到了兴村。家里人看他平安回来自然分外高兴。至于一起回来的人虹生爷爷嘱咐大家不要多问也不要出去乱说。
    大家心中自然明白了几分,自然守口如瓶。就这样,那男子在虹生爷爷家休养了多半月,看看年关将近,那男子忽然向虹生爷爷一家道别说想家了想南归了。虹生爷爷不便多留,为那个男子备足盘缠,虹生爷爷送了一程又一程,最后撒泪而别。
    这个男子就是梁王张宗禹,对于他的下落成为了历史之谜,解放后在沧州发现的宗禹墓也许为他的最终下落揭开了谜底。

    孙记婚纱摄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删帖申请|手机版|Archiver|Comsenz Inc. ( 冀ICP备12019373号-1 法律顾问:常全根律师

    GMT+8, 2018-12-16 11:01 , Processed in 0.278669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