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文安大众论坛 -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广告位招租 风光地产 二手房中介
查看: 22120|回复: 2

[原创小说] 苍茫大地(十六)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4-16 09:17:4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weiran 于 2017-4-18 09:19 编辑

    苍茫大地(十六)
    作者 霍德龙   校对  何万志
    第十六集
    公元一九零零年六月,朝廷终于下定了和洋人开战的决心,他们把求战心切的义和团划给武卫军首领聂士成指挥。 聂士成本是淮军中的一员虎将,参加过平捻战争,在朝鲜对日作战且获胜而成名,他内战内行外战外行,本来颇受朝廷器重,然而聂士成却看不惯义和团装神弄鬼,刀枪不入那一套,更甚的是义和团每每上阵杀敌必先以屎尿泼向敌方的做法更让聂所不齿。也难怪,像聂士成这种实战经验丰富的战将怎么能看上义和团的这些迷惑人的把戏?而义和团仰仗着受到朝廷重用老佛爷欢心也不把聂士成放在眼里,一来二去,义和团和聂士成磨擦不断,以致于大开杀戒,互有伤亡。没想到今天的指挥权落在了聂士成的手中,聂士成心说,一会打起来就让你们这群暴民知道锅是铁打的! 他站在土坡上,向下望去,坡头红旗招展,人山人海,乌泱泱的全是义和团的人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有强有弱,使用的武器也五花八门,像打把式卖艺的,刀枪剑戟,斧钺勾叉,更有附近的团民竟然把干活的锄头,杀猪刀,鱼叉也带了来。 他站在土坡上,觉得自己的眼珠子都被染成红色,他知道要不是朝廷把指挥权交给自己,义和团的这些个暴民能在瞬间冲上土坡把自己像臭虫一样捻死,把自己的身体撕个粉碎! 他站在土坡上,清了清嗓子:“义和团的兄弟们,如今外敌当前,朝廷让聂某指挥这场战斗,聂某愿意和义和团的兄弟们共同抗击洋鬼子,御敌京师之外,为朝廷分忧。”他拱了拱手接着说:“聂某素闻义和团的兄弟们神功护体刀枪不入,一会打起来就用作先锋,让洋人知道知道兄弟们的厉害!” “好!”义和团的队伍里爆发出喝彩声,他们一个个磨拳擦掌,跃跃欲试,犹如上弦之箭,蓄势待发! 聂士成心里不由得一阵冷笑,心说打起来就知道了…… 战斗在中午时分开始展开,洋鬼子端着洋枪,分成三排迈着有节奏的步伐攻击前进,义和团早已安捺不住阵脚,不知道谁喊了一嗓子:“杀洋毛子啊——”,成千上万的团民像洪水一样漫过铁路,杀向洋鬼子。 聂士成一看自己还没下令,这帮暴民就开始攻击,真是没有军纪可言!他牙一咬命令身边的机枪手:“这些个乱民,留着后患无穷,等他们退时,格杀勿论!” 虹生爷爷也在队伍里冲锋,他举着宝刀,觉得仿佛又回到跟随梁王的岁月,而跟随梁王杀的是清军乃小义,现在杀洋鬼子乃民族大义,自己死而无憾! 虹生爷爷看到胜男奶奶在跟随着他冲锋,曾经的战友朱大山在冲锋,四十八村的乡亲和弟子在冲锋,无数不认识不知道名字的义和团兄弟姐妹在冲锋。人们奔跑着,呼喊着。 虹生爷爷觉得天空如此的蓝,白云如此的白,大地在颤抖,在旋转。 虹生爷爷觉得自己眼睛里一片红色,旗帜是红的,闪过的人影是红的,如此鲜活的红,让人血脉喷张的红! “杀!” “杀!” “杀——” 这声音震的大地颤抖! 这声音震的聂士成的耳膜发疼,他惋惜的摇头:“这帮暴民,如为本军门所用,必定能训练成一支虎狼之师!可惜啊可惜!” 这更坚定了灭掉这些暴民的决心。 在快冲向洋鬼子的千钧一发之间,洋鬼子迅速做出了反映:一排就地卧倒,二排单膝跪地,三排站立,一个鬼子军官举起指挥刀划过头顶,虹生爷爷看到洋枪里齐唰唰的喷出烟雾,然后是沉闷的枪声,虹生爷爷感觉到了有枪子在身边飞过,跑在最前面的几个抱坛子的团民应声倒地,坛子也落地摔得粉碎,虹生爷爷嗅觉里多了一股屎尿味儿,然后中枪倒地的是几个对自己刀枪不入深信不疑的大师兄级别的团民,但奔跑的团民仍然没有回过味儿来。但虹生爷爷似乎醒过神来,但是已经晚了。他觉得当年梁王的骑兵中枪像下饺子,义和团中枪像收割麦子,成片成片的倒下…… 这时候,洋鬼子的炮弹也在天空划过一道美丽的弧线落在人群里爆炸,义和团的团民立刻死伤一片,这时人们似乎醒了过来,义和团也是血肉之躯,刀枪不入纯属骗人的鬼话瞎话!醒悟过来的人们立刻嗅到了浓烈的血腥味,也突然感到了莫名的恐惧和后怕,冲锋的人一片片的倒下,和洋鬼子离的如此之近,可就是近不了身! 在这关键时刻,虹生爷爷大喊了一声:“撤……”

    北城假日酒店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4-16 09:18:4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土桥何氏族谱序(三)
           据道光三十年族谱记载,土桥何氏祖居南京市水西门琵琶街籍贯金斗,自明洪武十八年随永乐天子北迁,落户于河北省文安县琉璃庄,后居土桥村。族谱於乾隆三十一年被洪水冲损失迷数世,道光五年重修新谱宗派隧分为四门(道光三十年孟春月初旬由十四世平祖十六世光汉敬制)。一九六六年"破四旧"运动原件被迫上交,统一销毁。本门族谱万幸由玉斌抄写随身珍藏,且万歧及家人找回保存至今。族人感激,功不可没。
           二零一零年族人合议,筹集款项,建好祠堂,千余族人无不欢欣鼓舞。根据祖上有关记载重修族谱。此谱为印刷版和电子版两种形式。电子族谱对世袭承传记录脉络清晰,使人一目了然,并对一些人物生平事迹做了介绍。便于保存传播修改完善。
            尊崇敬祖,敦亲睦族,扬善劝恶,光大门庭是撰修族谱的基本目的和一贯传统。我们的先辈,在环境非常恶劣生活十分困难的情况下,不向困难低头,不向恶势力弯腰,他们凭着勤劳的双手和聪明才智,创造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奇迹。在他们身上体现出了不屈不挠的民族精神和优良传统。族谱中把他们的事迹记载下来,旨在将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和优秀家风发扬光大,激励后人热爱祖国,遵纪守法,艰苦奋斗,勤俭节约,仁爱慈善,孝敬父母,积极向上。
                     
    (二0一七年孟春十九世孙万志二十世孙景森整理)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4-18 09:28:09 | 显示全部楼层
    苍茫大地

    作者:明月清风/校对:联营

    十七章
    醒过神来的义和团开始往回跑,洋鬼子们收起枪傲慢地狞笑着。 当义和团的人马接近铁路的时候,聂士成的指挥刀往下一落,武卫军阵地的马克沁重机枪玩命地叫唤了起来!跑在前面的人们纷纷倒地,虹生爷爷急忙把胜男奶奶按倒在一个土坡下。 “姓聂的!俺操你八辈祖宗……”人群里有人带着哭腔咒骂道。 虹生爷爷压着胜男奶奶趴在土坡下,抬头看到朱大山中枪倒地仰卧在不远处,他嘱咐胜男奶奶趴着别动,然后爬到朱大山身边,把山东汉子的头放在自己的臂弯里。朱大山的前胸被打成了筛子眼儿,每个枪眼里都往外渗血水,他对虹生爷爷的呼唤已经麻木,他艰难的睁开眼,对曾经生死患难的兄弟说:“老哥……没想到……俺早晚……死在了清……妖手里……”他突然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把眼睛瞪的铜铃般的大:“替俺报仇!杀——清妖啊!” 而后气绝而死…… 最终义和团前进不得也后退不了,只能从侧面退了出来。聂士成向武卫军挥了挥手:“弟兄们!义和团已溃不成军,接下来看我们的了!洋鬼子上来,给我玩命的招呼!” 傲慢的洋鬼子开始进攻武卫军的阵地,他们又恢复原来的阵型,雄纠纠的踩过义和团扔下的尸体,聂士成的队伍身经百战,和洋毛子也没少开战,基本上胜多负少,所以见到洋鬼子一个个都精神抖擞,严阵以待,洋鬼子的脚步刚要踩上铁路,聂士成一声令下,武卫军全面开火,一时间火枪对火枪大炮对大炮来了个针锋相对,片刻功夫,洋人败下阵来,扔下几具尸体,狼狈逃窜。武卫军乘胜追击了一程,见好而收兵。 天色傍晚,奔逃出来的虹生爷爷又带着胜男奶奶和朱大山带来的人们寻找到朱大山的尸体就地掩埋。虹生爷爷对着朱大山的坟冢默默的说:“兄弟,看来你只能安息在此了,你放心的走吧!我一定杀了聂士成,给你报仇雪恨!” 被聂士成击溃的洋鬼子眼见铁路已被破坏,前进无望,只好退回车站,准备明天再说。 是夜,大地停止了一天的喧嚣,渐渐地安静了下来,有夜虫儿和着数声蛙鸣打破了寂静,使夜色更加清幽和落寞,旷野上有游荡的鬼火在跳动,这些夜的幽灵仿佛是在祭奠白日为正义或者非正义而殒灭的生命,这些幽灵想照亮夜色,送他们回家…… 虹生爷爷换了一身黑色的紧身衣,带着为朱大山复仇的火焰直奔武卫军大营。武卫军大账里,聂士成也是夜不能寐,正在和部下副官说话:“今天休怪我对义和团下死手,如今义和团鱼龙混杂,风头正劲,大有当年太平天国和捻子祸乱全国之势。而朝廷和老佛爷听信馋言,打压于我,我聂某身经百战,虽在夹缝中生存,然无愧于大清,就是死,我也相信我的直觉,将来乱我中华者必是洋人和义和团!” 副官拱手进言道:“即然如此说,聂军门还是谋取自保为妙。朝廷和老佛爷朝令夕改,如今义和团得势,聂军门还是以退为进!” “不!”聂士成坚定的挥挥手:“不!这不是聂某的个性!我戎马一生,早已把生死置之身外,但愿大清洪福,我的预感不要成为大清的恶梦……” 此时,虹生爷爷隐藏在帐外,准备伺机行刺聂士成,但聂士成的一番忧国忧民的肺腑之言让虹生爷爷心头一热,握刀的手也跟着抖动…… 胜男奶奶和大伙提心吊胆的等了半天,就见虹生爷爷空手而回,大伙忙问事情成了没有,虹生爷爷阴沉着脸摆了摆手:“俺们还是专心杀洋鬼子吧!杀聂士成之事休提!”众人也不知道虹生爷爷怎么了,也不好再问下去。 约摸过了子夜时分,被聂士成击败的洋鬼子退回车站躲在车厢里将要昏昏沉沉的睡去,站在车厢上的哨兵端着洋枪,在黑夜的笼罩下像个可怕的幽灵,不知道哪儿突然响了一下,貌似有人重重的绊了一脚,哨兵心头一紧,手不由自主地扣动了扳机,砰的一声划破了夜的宁静,随着枪声,喊杀声四起。 “义和团!”哨兵惊叫起来。

    苍茫大地

    作者:明月清风/校对:联营

    十八章
    残败下来的义和团又汇入新的义和团队伍,最终在车站的外围又聚集了数千之众。吃过亏上过当的义和团对洋鬼子恨之入骨,血淋淋的现实让他们不再轻视洋毛子和洋毛子手中的洋枪洋炮,他们决定对毛子发起夜袭,快速接敌,以减少自身的伤亡。 谁知道在快接近成功的时候有人不小心绊了一脚,紧接着洋鬼子的枪声响了。 “义和团!”洋鬼子惊叫起来。 义和团见偷袭不成立刻改为强攻,黑暗中洋鬼子也分不出有多少敌人来袭,只是把密集的子弹射向车窗外,顿时枪声大作。近在咫尺的义和团民众又大片大片的倒在血泊之中。 义和团见势不妙,一声令下,撤了出来,然而,领头的大师兄带大伙合计了半天,觉得如果等到天亮再进攻,只能是徒劳增加伤亡,听刚才洋毛子略带恐慌的叫声,怕是洋毛子也不是钢板一块,人都是人,只要我们增加进攻的次数,灭其锐气和体力,说不定竟能得手。 主意已定,义和团变强攻为袭扰,把人马分成几拨轮番冲锋,看伤亡大时,撤回另换一拨接着袭扰。 没想到这一招果然奏效,及至天蒙蒙亮,洋毛子人困马乏,弹药也剩余不多,枪声也变得稀稀落落。有好几次义和团的人攻击到车厢前砍得车厢砰砰作响,被洋毛子开枪拼死挡住。 天色渐亮,旷野上又有甘军董福祥的人马奔洋鬼子冲了过来,由于清军也装备有洋枪,被义和团缠斗一夜的洋鬼子渐渐顶不住了,最终狼狈地弃车而逃。义和团看看来了援兵,立刻精神大振,所有的人马开始冲锋,呵!旷野上又是一片壮观的红色卷过大地。人们奔跑着,晃动着手中的兵器,嘴里不由自主地喊着:“杀——” “杀!” “杀!” “杀——” 这一仗,虹生爷爷发现义和团变成了战争的主宰者,而弹尽粮绝的洋鬼子端着枪在虹生爷爷眼里就像端着根烧火棍而已,没有了子弹,他们的武器也可怜的变成了冷兵器。他们在旷野上像吓破了胆的兔子被猎人兜着屁股狂追,义和团的大刀和长矛,鱼叉和杀猪刀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义和团杀声震天,洋毛子屁滚尿流,鬼哭狼嚎,直恨洋爹洋妈少生了几条腿。胜男奶奶追上一个可怜的洋鬼子,那个洋鬼子见无路可走拿洋枪回身朝胜男奶奶浑身乱戳,虹生爷爷大喝一声,三步并作两步飞奔过来,手起刀落,鬼子的洋枪被削成两截,宝刀往回一拉又一个斜劈,毛子脑瓜子掉了半个壳,有一个洋鬼子本来回身救援这个同伴,见状竟吓得大叫一声,把枪扔掉,夹着尾巴一溜烟狂奔而去。虹生爷爷精神大振,自己的宝刀终于在抵抗外敌的斗争中用上了派场,而英勇的义和团用勇气和人海战术弥补了武器的落后,杀得侵略者魂飞魄散,败走天津。 公元一九零零年夏天的这次战斗,最终被载入了史册,尽管虹生爷爷和千千万万个大清子民都做了无名英雄,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义和团。 这次战斗过后,义和团上书告了死对头聂士成一状,使聂军门受到朝廷的严加呵斥。义和团一不做二不休,竟然把聂士成全家捋走。聂士成带兵追击,被混进武卫军的义和团打了黑枪而受伤。从此聂士成心灰意冷只求速死,和洋人开战必身先士卒把自己置身于洋人的炮击下,最终悲壮殉难。英勇善战的武卫军灭亡,悲乎壮乎! 而虹生爷爷和胜男奶奶也再也没有回到四十八村的这片历经沧桑的土地。回来的人有的说他们死在廊坊,也有的说他们跟随义和团去了天津或者京城,没有归来,这是不争的事实。 而他们抗击侵略者的故事还在四十八村的老人们口中像讲故事一样流传,晚祥就是听着他们的故事长大的。小小的晚祥对父母虽然没有太深的印象,但他在听了他们的故事以后,曾经在幼稚的心里发誓要做父母一样的人。 年幼的晚祥也曾经靠在讲故事的老人身上努力回忆父母的模样,但他越回忆脑子里越一片空白,这种感觉很温暖,亦很难受。 不过老人们说,他长的像母亲胜男。 于是,晚祥回到许家就照镜子,镜子里有张眉目清秀的孩子的小脸,晚祥哭了,哭喊着向娘舅们要妈妈! 大人们叹气说:“也许他们快回来了……” 而最终也没有回来。 解放后的一天,有个许家的老人拿着一本杂志兴冲冲的来找晚祥,说:“我看到你爹娘了!我看到你爹娘了!” 原来杂志上有当年洋鬼子拍摄的反映被慈禧和朝廷出卖被俘的义和团民的照片,照片上一男一女都戴着木枷,男的高高大大,神情木讷,女的从容且略微带些笑容,目光深情地看着男的,好像在说:“看,我愿意和你生死在一起,永远不分离……” 晚祥呆呆地看了许久,而后像个孩子一样嚎啕大哭。
    四十八村的这片土地上,许安邦,张清,朱三,虹生爷爷,胜男奶奶,他们都留下了属于自己的传奇。沧茫大地,谁主沉浮?一个悲壮接一个悲壮的故事等待着人们去演绎。谁演绎,谁就是传奇! 可恨的是,华莱士教父留下的教堂,还矗立在大清河畔,每天清脆的钟声还在响起……
    (上部完)2007.1.28

                 《苍茫大地》序

              何万志
         
            大清河畔,千里堤旁,四十八村,历史悠深。在这里繁衍生息的农民,面对天灾人祸的困境,面对三座大山的重重压迫,在忍无可忍走投无路的绝望中,为了生存,纷纷拿起了武器,保家卫国。在斗争中不畏牺牲,在推动中国历史前进的海洋里,激起了朵朵浪花……
           赵王河水滚滚东流去,千里长堤弯弯鉴古今。英雄当年起壮举,保家卫国励后人!     
            故事跌宕起伏,可歌可泣,惊心动魂;人物鲜活,有血有肉,有情有义。
            这就是我们的先辈,他们的事迹将载入史册!
            由于作者及本人水平所限,文中难免有这样或那样的错误,望读者批评指正,再版时修正。
    红黄蓝文安亲子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删帖申请|手机版|Archiver|Comsenz Inc. ( 冀ICP备12019373号-1 法律顾问:常全根律师

    GMT+8, 2018-10-18 19:29 , Processed in 0.320444 second(s), 2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