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 文安大众论坛 -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广告位招租 风光地产 二手房中介
查看: 22067|回复: 3

[原创小说] 苍茫大地(十七)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发表于 2017-4-18 09:29: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苍茫大地(十七)
    作者:明月清风/校对:联营

    十七章
    醒过神来的义和团开始往回跑,洋鬼子们收起枪傲慢地狞笑着。 当义和团的人马接近铁路的时候,聂士成的指挥刀往下一落,武卫军阵地的马克沁重机枪玩命地叫唤了起来!跑在前面的人们纷纷倒地,虹生爷爷急忙把胜男奶奶按倒在一个土坡下。 “姓聂的!俺操你八辈祖宗……”人群里有人带着哭腔咒骂道。 虹生爷爷压着胜男奶奶趴在土坡下,抬头看到朱大山中枪倒地仰卧在不远处,他嘱咐胜男奶奶趴着别动,然后爬到朱大山身边,把山东汉子的头放在自己的臂弯里。朱大山的前胸被打成了筛子眼儿,每个枪眼里都往外渗血水,他对虹生爷爷的呼唤已经麻木,他艰难的睁开眼,对曾经生死患难的兄弟说:“老哥……没想到……俺早晚……死在了清……妖手里……”他突然用尽了最后的力气,把眼睛瞪的铜铃般的大:“替俺报仇!杀——清妖啊!” 而后气绝而死…… 最终义和团前进不得也后退不了,只能从侧面退了出来。聂士成向武卫军挥了挥手:“弟兄们!义和团已溃不成军,接下来看我们的了!洋鬼子上来,给我玩命的招呼!” 傲慢的洋鬼子开始进攻武卫军的阵地,他们又恢复原来的阵型,雄纠纠的踩过义和团扔下的尸体,聂士成的队伍身经百战,和洋毛子也没少开战,基本上胜多负少,所以见到洋鬼子一个个都精神抖擞,严阵以待,洋鬼子的脚步刚要踩上铁路,聂士成一声令下,武卫军全面开火,一时间火枪对火枪大炮对大炮来了个针锋相对,片刻功夫,洋人败下阵来,扔下几具尸体,狼狈逃窜。武卫军乘胜追击了一程,见好而收兵。 天色傍晚,奔逃出来的虹生爷爷又带着胜男奶奶和朱大山带来的人们寻找到朱大山的尸体就地掩埋。虹生爷爷对着朱大山的坟冢默默的说:“兄弟,看来你只能安息在此了,你放心的走吧!我一定杀了聂士成,给你报仇雪恨!” 被聂士成击溃的洋鬼子眼见铁路已被破坏,前进无望,只好退回车站,准备明天再说。 是夜,大地停止了一天的喧嚣,渐渐地安静了下来,有夜虫儿和着数声蛙鸣打破了寂静,使夜色更加清幽和落寞,旷野上有游荡的鬼火在跳动,这些夜的幽灵仿佛是在祭奠白日为正义或者非正义而殒灭的生命,这些幽灵想照亮夜色,送他们回家…… 虹生爷爷换了一身黑色的紧身衣,带着为朱大山复仇的火焰直奔武卫军大营。武卫军大账里,聂士成也是夜不能寐,正在和部下副官说话:“今天休怪我对义和团下死手,如今义和团鱼龙混杂,风头正劲,大有当年太平天国和捻子祸乱全国之势。而朝廷和老佛爷听信馋言,打压于我,我聂某身经百战,虽在夹缝中生存,然无愧于大清,就是死,我也相信我的直觉,将来乱我中华者必是洋人和义和团!” 副官拱手进言道:“即然如此说,聂军门还是谋取自保为妙。朝廷和老佛爷朝令夕改,如今义和团得势,聂军门还是以退为进!” “不!”聂士成坚定的挥挥手:“不!这不是聂某的个性!我戎马一生,早已把生死置之身外,但愿大清洪福,我的预感不要成为大清的恶梦……” 此时,虹生爷爷隐藏在帐外,准备伺机行刺聂士成,但聂士成的一番忧国忧民的肺腑之言让虹生爷爷心头一热,握刀的手也跟着抖动…… 胜男奶奶和大伙提心吊胆的等了半天,就见虹生爷爷空手而回,大伙忙问事情成了没有,虹生爷爷阴沉着脸摆了摆手:“俺们还是专心杀洋鬼子吧!杀聂士成之事休提!”众人也不知道虹生爷爷怎么了,也不好再问下去。 约摸过了子夜时分,被聂士成击败的洋鬼子退回车站躲在车厢里将要昏昏沉沉的睡去,站在车厢上的哨兵端着洋枪,在黑夜的笼罩下像个可怕的幽灵,不知道哪儿突然响了一下,貌似有人重重的绊了一脚,哨兵心头一紧,手不由自主地扣动了扳机,砰的一声划破了夜的宁静,随着枪声,喊杀声四起。 “义和团!”哨兵惊叫起来。
    孙记婚纱摄影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4-18 09:49:3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送何老师
    陈国强/文

    文化先峰
    安邦之才
    万人敬仰
    志在四方
    为民奔走
    人皆赞之
    师长作风
    表里如一
    (文安万志为人师表)


    冬云夏雨
    春华秋实
    胸中有景
    四时皆美
    万志老师
    人中楷模
    铁肩担道
    妙手著章
    一头华发
    两袖清风
    热心公益
    传承文明
    甘为伯乐
    力推新人
    超凡脱俗
    不与世争
    我辈之幸
    民族之幸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4-19 11:30:5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媳妇刘老胜赡养六位老人

    她叫刘老胜,今年47岁,是廊坊市文安县赵各庄镇辛庄管区安祖店村的一位普通农家妇女。27年来她赡养了夫家6位老人,她用爱诠释着中华民族敬老孝亲的传统美德。
    1991年20岁的刘老胜嫁给了邻家的小伙子毛全胜。毛家曾是一个大家族,近些年来人丁单薄,到了毛全胜这辈他成了唯一的男丁。他有一个叔伯爷爷,他们叫他三爷。他还有一个亲大伯、一个堂叔伯大伯。这3位老人都没有结婚、没有后代。再加上丈夫的爷爷、父亲、母亲,一共6位老人。这一大家人就在一起生活。老胜的娘家与婆家仅一墙之隔,在结婚前,她便知道,自己要赡养夫家的6位老人。婚后没几年,她和丈夫便接过了这个重担。27年间,有4位老人相继因病去世,现在还赡养着一位叫毛学民的远门大伯。
    80岁的毛学民大伯的爷爷与他公公的爷爷是亲哥兄弟,他没有后人。身体一直很瘦弱,腿脚不利索,住在刘老胜家隔壁的一处旧房子里。刘老胜多次想把老人接到一起住,但老人脾气倔,不愿意,她只好每天把做好的饭菜送过去。
    今年正月,毛学民精神不振,一直不愿意下床。刘老胜心想,这样下去可不行,老人要是不动一动,身体就越来越差了。于是,她去毛学民家更勤了。在她的劝说下,毛学民终于下床运动了。老人的腿没劲儿,刘老胜就架着他走。没想到20天下来,毛学民又恢复了精气神。
    “学民大伯身体没什么毛病,就是脾气怪。比如说,他不爱洗脸,我把水都端到他面前了,他就是不洗,再劝他,他就把我赶出来,过会儿我再偷着进去,我俩就像打仗似的。”刘老胜笑着说,“要是实在拗不过老人,她就要采取‘强制措施’,自己下手帮老人洗脸。”
    多年来,除了管老人们吃饭,刘老胜和丈夫还要给他们零用钱。毛学民的花销不小,他喜欢赶集市,还爱吸烟、喝酒。刘老胜从不让老人手头缺钱花。
    刘老胜刚结婚时,夫妻俩的负担不重。白天,一家人干完农活后,聚在她公公家吃饭,晚上各自回家睡觉。然而,随着老人们患病、卧床,小两口的压力越来越大。
    20年前,刘老胜的爷爷公毛庆吉得了小脑萎缩,肠胃也不好。拉肚子经常拉到衣服上,但20多岁的刘老胜从不嫌弃。后来79岁的三爷也患上了同样的病。拉完大便后,他顺手把大便往墙上抹。刘老胜只好用各种家伙什儿把墙擦干净。
    令刘老胜没想到的是,几年后,年仅50多岁的婆婆突犯心梗去世。那年,刘老胜36岁,她感觉,家里的天塌了一半。她说:“那天是正月十五,早晨,婆婆正在叠被,突然趴在了被上,再也没有醒来。家里男人多,我就只能跟婆婆说句贴心话,没想到,她说走就走了。”含泪送走了婆婆后,刘老胜没有打退堂鼓,而是咬牙扛起了家里的重担。
    2012年的一天,刘老胜刚进家门,就看到大伯公毛满仓坐在院子的地上。老人看到她后赶紧说:“坏了,我给你找事儿了,我的腿可能摔折了。”刘老胜赶紧把老人背进屋。医生诊断后告诉刘老胜,老人摔到了大胯,很严重。由于他80多岁了,骨质疏松,身体虚弱,根本没办法动手术,只能卧床修养。于是,刘老胜就与毛全胜搬到大伯公屋里住,方便夜晚照料。老人患有哮喘,吃一口饭就要吐一口痰,刘老胜右手拿着勺子,左手攥着一把卫生纸,喂一次饭要花近两个小时。她怕饭凉了,就把炉子搬进屋来,一边热着一边喂。即使精心照顾。
    刘老胜有3个哥哥3个姐姐1个妹妹,未出嫁前,刷碗做饭等简单的家务活都用不着她做。结婚前,丈夫向娘家提亲时,找了4个媒人,娘家都没同意。
    “我父母知道这户人家担子重,不想让我受苦。但是,我自己愿意,我看上丈夫这个人了。”从那时起,刘老胜就告诉自己,既然选择了这家人,就必须得坚强面对。
    自从刘老胜嫁到婆家后,里里外外的活都是她和婆婆忙活。毛家人口最多的时候有11口人,吃一顿饺子要包三大盖帘,喝粥要加6大舀子水。刘老胜每次刷碗就是一大盆,这使她20多岁时就落下了腰病。婆婆去世后,公公和丈夫要在外挣钱,家务活都压在了她身上。
    为缓解丈夫的压力,刘老胜在村里开了个理发店,年底顾客多,她经常忙到凌晨。一天,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后,她看到屋里堆积着满满一筐的脏衣服。马上要过年了,刘老胜没有办法,必须连夜洗干净。凌晨两点,她终于洗完了。当时,家里没有下水道,她必须用扁担将脏水挑到村西边倒掉。屋外天寒地冻,还有积雪没有融化。刘老胜走到胡同里时,脚下一滑,连人带两大桶脏水就摔在了地上。在冰冷的夜里,她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17年前,刘老胜的父亲去世了,2年后,她的母亲也去世了。她的父亲生前患脑血栓,卧病在床两年多。尽管只隔着一堵墙,她很少有时间去看望父母。母亲生前心疼她,家里有什么困难都不告诉她,身体不舒服时,宁愿把嫁到外村的女儿们叫回来帮忙,也不愿意给她添麻烦。刘老胜的哥哥们也心疼她,毛家的事儿、地里的活儿,能帮则帮。谈到这里,她泣不成声:“这么多年,我一直对父母有愧疚,没有好好在他们身边尽孝,这是我最大的遗憾。
    刘老胜和丈夫育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两个孩子都已经成家,也有了后代。孩子们多了,家里就变得热闹了,毛家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机勃勃,这让刘老胜两口子倍感欣慰。
    现在,刘老胜在集市上练摊,毛全胜做批发生意,两个人还种着5亩地,日子越来越好。对于毛学民,她坚决地说,绝不会扔下他不管。
    撰稿  赵雪   何万志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6-9-2 15:23
  • 签到天数: 1050 天

    [LV.10]以坛为家III

     楼主| 发表于 2017-4-20 10:23:48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媳妇刘老胜赡养六位老人

           她叫刘老胜,今年47岁,是廊坊市文安县赵各庄镇安祖店村的一位普通农家妇女。27年来她赡养了夫家6位老人,用爱诠释着中华民族敬老孝亲的传统美德。
           1991年20岁的刘老胜嫁给了邻家的小伙子毛全胜。毛家曾是一个大家族,近些年来人丁单薄,到了毛全胜这辈他成了唯一的男丁。他有一个叔伯爷爷,他们叫他三爷。他还有一个亲大伯、一个堂叔伯大伯。这3位老人都没有结婚、没有后代。再加上丈夫的爷爷、父亲、母亲,一共6位老人。这一大家人就在一起生活。刘老胜的娘家与婆家仅一墙之隔,在结婚前,她便知道,自己要赡养夫家的6位老人。婚后没几年,她和丈夫便接过了这个重担。27年间,有4位老人相继因病去世,现在还赡养着一位叫毛学民的远门大伯。
            80岁的毛学民大伯的爷爷与他公公的爷爷是亲兄弟,他没有后人。身体一直很瘦弱,腿脚不利索,住在刘老胜家隔壁的一处旧房子里。刘老胜多次想把老人接到一起住,但老人脾气倔,不愿意,她只好每天把做好的饭菜送过去。
            今年正月,毛学民精神不振,一直不愿意下床。刘老胜心想,这样下去老人要是不动一动,身体就越来越差。于是,她去毛学民家更勤了。在她的劝说下,毛学民终于下床运动了。老人的腿没劲儿,刘老胜就架着他走。没想到20天下来,毛学民渐渐地好了起来。
          多年来,除了管老人们吃饭,刘老胜和丈夫还要给他们零用钱。毛学民的花销不小,他喜欢赶集市,还爱吸烟、喝酒。刘老胜从不让老人手头缺钱花。

           刘老胜刚结婚时,夫妻俩的负担不重。白天,一家人干完农活后,聚在她公公家吃饭,晚上各自回家睡觉。然而,随着老人们患病、卧床,小两口的压力越来越大。
           20年前,刘老胜的爷爷公毛庆吉得了小脑萎缩,肠胃也不好。拉肚子经常拉到衣服上,但20多岁的刘老胜从不嫌弃。衣服脏了就跟着婆婆去村外大水坑去洗。后来79岁的三爷也患上了同样的病。拉完大便后,他顺手把大便往墙上抹。刘老胜只好把墙擦干净。
           令刘老胜没想到的是,几年后,年仅50多岁的婆婆突犯心梗去世。那年,刘老胜36岁,她感觉,家里的天塌了一半。家里男人多,我就只能跟婆婆说句贴心话,没想到婆婆说走就走了。含泪送走了婆婆后,刘老胜没有打退堂鼓,而是咬牙扛起了家里的重担。
           2012年的一天,刘老胜刚进家门,就看到大伯公毛满仓坐在院子的地上。老人看到她后赶紧说:“坏了,我给你找事儿了,我的腿可能摔折了。”刘老胜赶紧把老人背进屋。医生诊断后告诉刘老胜,老人摔到了大胯,很严重。由于他80多岁了,骨质疏松,身体虚弱,根本没办法动手术,只能卧床修养。于是,刘老胜就与毛全胜搬到大伯公屋里住,方便夜晚照料。老人患有哮喘,吃一口饭就要吐一口痰,刘老胜右手拿着勺子,左手攥着一把卫生纸,喂一次饭要花近两个小时。她怕饭凉了,就把炉子搬进屋来,一边热着一边喂。即使精心照顾。

           刘老胜有3个哥哥3个姐姐1个妹妹,未出嫁前,刷碗做饭等简单的家务活都用不着她做。结婚前,丈夫向娘家提亲时,找了4个媒人,娘家都没同意。“我父母知道这户人家担子重,不想让我受苦。但是,我自己愿意,我看上丈夫这个人了。”从那时起,刘老胜就告诉自己,既然选择了这家人,就必须得坚强面对。
           自从刘老胜嫁到婆家后,里里外外的活都是她和婆婆忙活。毛家人口最多的时候有11口人,吃一顿饺子要包三大盖帘,喝粥要加6大舀子水。刘老胜每次刷碗就是一大盆,这使她20多岁时就落下了腰病。婆婆去世后,公公和丈夫要在外挣钱,家务活都压在了她身上。
           为缓解丈夫的压力,刘老胜在村里开了个理发店,年底顾客多,她经常忙到凌晨。一天,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后,她看到屋里堆积着满满一筐的脏衣服。马上要过年了,刘老胜没有办法,必须连夜洗干净。凌晨两点,她终于洗完了。当时,家里没有下水道,她必须用扁担将脏水挑到村西边倒掉。屋外天寒地冻,还有积雪没有融化。刘老胜走到胡同里时,脚下一滑,连人带两大桶脏水就摔在了地上。在冰冷的夜里,她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
           17年前,刘老胜的父亲去世了,2年后,她的母亲也去世了。她的父亲生前患脑血栓,卧病在床两年多。尽管只隔着一堵墙,她很少有时间去看望父母。母亲生前心疼她,家里有什么困难都不告诉她,身体不舒服时,宁愿把嫁到外村的女儿们叫回来帮忙,也不愿意给她添麻烦。刘老胜的哥哥们也心疼她,毛家的事儿、地里的活儿,能帮则帮。谈到这里,她泣不成声:“这么多年,我一直对父母有愧疚,没有好好在他们身边尽孝,这是我最大的遗憾。
           刘老胜和丈夫育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两个孩子都已经成家,也有了后代。孩子们多了,家里就变得热闹了,毛家又恢复了往日的生机勃勃,这让刘老胜两口子倍感欣慰。
            现在,刘老胜在集市上练摊,毛全胜做批发生意,两个人还种着5亩地,日子越来越好。对于毛学民,她坚决地说,绝不会扔下他不管。
    通讯员  赵雪   何万志
    红黄蓝文安亲子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删帖申请|手机版|Archiver|Comsenz Inc. ( 冀ICP备12019373号-1 法律顾问:常全根律师

    GMT+8, 2018-10-18 01:55 , Processed in 0.337576 second(s), 27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